仙痕小说网 > 孤才不要做太子 > 第七十二章 一击秒杀
    终于,可能是挥动的时候用错了力,李元昌手里的仪剑到底是飞了出去,还不偏不倚的砸在房陵公主的案子上。

    那锅水煮带鱼被仪剑砸起,溅了房陵公主一头一脸。

    受到攻击的房陵公主顿时尖叫起来,手忙脚乱的用衣袖擦脸。

    她得庆幸这鱼从御膳房端进宫后,已经不那么热了,否则她那本就不咋滴的脸,就得毁容喽。

    刹那间发生的变化让李元昌有点傻眼,他仓促的想去帮皇姐擦拭,结果被发狂的房陵公主推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足无措的李元昌,李世民出声道“元昌,剑脱手也就脱手了,没伤到你皇姐就没事。倒是你这剑术,还得多练练啊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止李元昌面红似血,就连李渊的表情也不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李元昌的舞剑,就是他教的。

    羞愧得无地自容的李元昌,只能嘴硬道“皇兄,平日里我练剑都是用木剑的,请皇兄给我木剑,我要再来过!而且,这一次我要挑战太子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在一边全心全意当着吃瓜观众的李承乾,没想到李元昌居然扯到了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不是,你自己耍剑飞了,干嘛要挑战我?

    我在这老老实实吃饭喝酒呢,没碍着你吧!

    面色尴尬的李渊刚要喝退这个蠢儿子,结果被抢了先。

    李元昌转过头,找到了左边首位的李承乾,恨恨道“听闻太子师从卫公李靖,难道你要退缩吗?”

    得。

    放下杯子,李承乾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提李靖还好,提起了,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避战。避战了,那就是丢李靖的脸。

    虽然李靖只是卫国公,是臣子中的一员。但是李承乾知道,这家伙跟老先生一样,是真的全心全意教导自己的。在他挥剑斩木桩的这段时间,李靖虽然话不多,但是每一次都能纠正他的一个坏习惯。

    这要是避战了,别人不笑话,他李承乾都要笑话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呵,挑战孤?小皇叔,你真的决定了?”

    看着李承乾那古井无波的表情,李元昌有点慌,但是刚刚丢脸的一幕,却也给了他圆场的动力。

    坚定的点下头,李元昌对李世民拱手道“请皇兄成全!”

    李世民还没开口,李渊先站了起来“胡闹!太子也是你能挑战的?还嫌不够丢脸?滚回去!”

    李世民却笑呵呵的也站了起来,拉着李渊坐下“父皇莫要生气,今日是除夕,怎么能动怒呢?元昌既然要跟承乾试试,那就让他们试试好了。他也不过大承乾一岁,没什么大差距的。”

    东宫不止有他的一个眼线,作为大唐高高在上的帝王,他不可能连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都不清楚。李承乾每天刻苦锻炼的事情,他再清楚不过。他不相信,这样的李承乾,还打不过一个困居太极殿的李元昌。

    殿前侍卫的腿脚还是很利索的,没多久,他们就带来了练习用的木剑。

    当木剑拿到殿内的这一刻起,不管是李元昌还是李承乾,都不能反悔了。

    见侍卫要把沾了鱼汤的仪剑带走,李承乾出声喊住,接过了那把仪剑。

    拔出剑,李承乾剑尖前指李元昌,冷笑道“平时练习的是木剑,这也算是理由?你且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承乾单臂用剑,全力一剑斩向殿前侍卫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果然不愧是老爹的神秘家底,见李承乾一剑斩来,侍卫也拔出了剑,却没有反击,而是竖在身前格挡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清晰可辨的碰撞声!

    虽然后退了一点点,但是剑还是牢牢的在李承乾手里,没有一点脱飞的迹象。

    清楚的感受到这一剑蕴含的力量,李孝恭等人都忍不住颔首称赞。

    虽然这只是一个孩子全力的一击,但不管是从力度还是挥剑的平稳、对反震力的卸解,都能看出太子平日练习的勤劳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扎实的练习结果,完全不是李元昌那点花架子比得上的!

    一剑斩出后,李承乾又斩出了两剑,侍卫感受到了先前一剑的力量,又加了一些力气。但是,不管反震力多大,李承乾手里的剑都没有脱飞的意思。

    三剑结束,李承乾淡定的将剑插回鞘中,丢给了那个侍卫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回过头,李承乾虽然比李元昌矮一点,话语中却充满了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接过侍卫手里的木剑,李元昌咬牙道“不过三剑而已!算的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瓜娃子,李承乾只能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接过木剑,跟双手握剑的李元昌不同,李承乾依旧是单手用剑。

    习惯了真剑的重量,此时木剑在手里,他只觉得像是空无一物一般。

    被先前李承乾的那三剑震慑,李渊自知李元昌完全没有胜算,只能焦急道“承乾,这是比试,不可伤人!若是元昌安然无恙,朕可以答应你一件事!”

    临时想不到合适的东西,李渊也只能许诺一件事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世民的眼睛明亮了一瞬,却又迅速的暗淡下去了。

    李元昌僵硬的回头,他不明白,为何父皇,今日都不站在他身边?

    咬咬牙,把羞愧丢到一边,面对李承乾那随便的样子,李元昌直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。”

    看着李元昌挥砍而来的木剑,李承乾很是随意的一剑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在所有人早就知道结果的注视下,本来被李元昌握在手里的木剑,被李承乾直接打飞。

    而李承乾收回的木剑,又恰到好处的横在了李元昌的脖子边。

    一击定胜负!

    虽然这段时间来只练习了横斩,但是,在那截木桩和那道痕迹的折磨下,仅是横斩,李承乾有近乎百分百的自信。

    李元昌固然大他一岁,但这一岁,并不足以弥补二人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感受到脖子上木剑的触感,败者李元昌忽然像发疯了一样,抱住木剑就要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然而,他没能得逞。

    李孝恭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席出现在场内,拎住了他的衣领,像拎小鸡崽子一样把他拽了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