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痕小说网 > 游钓万界 > 第66章 终止合作
    钓场再度遭贼,不过这次被李牧鱼纠集村民给逮住了,到场的易牙还将他们的身份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天府的?”李牧鱼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天府的保安。”易牙回道,他认得这两人,不过也不熟。

    两保安蜷缩地上瑟瑟发抖,受到的过度的惊吓,完全没想到这次的任务竟然这么危险。

    “先报警吧!”赶到的村长赶紧提醒,真要把人弄死,他也要接受处分。

    “别急,先带进里面,我问问。”李牧鱼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犯法,凭什么抓我们?你们这是非法拘禁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没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两个保安忙为自己争辩。

    “还狡辩?废了他们!只要不死就行!”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声音听着耳熟,是李理智,就是明天要到钓场上班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报警!我们要报警!”两保安真怕这些乡下人下手没轻没重把自己废了,连忙吵着闹着要报警。

    哎呀!他们还没说要报警呢,你们倒是急着来,周围的叔伯一下给整懵了。

    “先带他们到我那!”李牧鱼没有搭理。

    手脚都已经被绑着,弄不出什么浪花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为什么来我这鬼鬼祟祟。”李牧鱼打开了手机录音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就犯法吗?还是说你们村还不许进?”说话的叫‘老三’,这时候已经恢复几分冷静,知道不能把天府供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一口咬定自己没犯法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还嘴硬是吧?”小智冲上来就是给他一脚,明天就得来这上班,表现表现。

    老三手脚被绑,这么一脚哪里还站的稳,一头栽地上,疼的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李牧鱼只觉得棘手,这哥们以后到他这来,砸场子的吧?不过他急需拿到口供,也就没阻止,有的时候身边还真需要一个烂人……

    “昨晚剪了我的监控,还闯入我的院子,还以为不犯法?”李牧鱼冷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昨晚就来偷过!”

    “胆子还挺肥啊!”

    村民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就连李父也恍然大悟,“我说你今天怎么好好的还买了十多个探头,原来昨晚他们就来过!”

    “你别冤枉好人,昨晚我们根本没来,我们今天才接到任务来盯梢的!”老三连忙澄清。

    “盯什么梢?”李牧鱼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是心知肚明吗?”老三嘀咕。

    “不想受皮肉之苦,问你话就老老实实回答!”小智又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盯你和什么人接触,从哪里收购的东江鱼。”老三只能回答,这小哥挺吓人。

    “天府谁派你来的?”李牧鱼继续问。

    老三犹豫,但看身边的小智已经抬腿,连忙回答“是赵总!”

    “哪个赵总?”李牧鱼知道他说的是赵明,但需要录音。

    “餐厅经理赵明。”老三回答。

    “昨晚他派的是谁?”李牧鱼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昨晚……昨晚的事可跟我们无关,我们的任务只是守在门口盯着,这不犯法的!”老三忙道。

    昨晚的贼,大概真不是这两人,给李牧鱼的感觉是,这两伙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难道昨晚的贼不是天府派来的?

    李牧鱼又问了几个问题,就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赵明的电话。

    没人接!

    李牧鱼冷笑一声,再打。

    这次响了一会,赵明终于接通电话说“刚洗澡呢,接不了电话!李老板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?是不是已经考虑清楚要继续给天府供应东江鱼?我依然是欢迎的呀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保安在我手上。”李牧鱼直接进入主题。

    对面一下没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实。”李牧鱼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李老板,我承认这件事做得不够地道,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却谈不上违法,他们只是刚经过你家门口而已。”赵明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的事呢?”李牧鱼冷笑。

    “昨晚?什么事?”赵明莫名其妙,“我可没干别的,你别把什么屎盆子都扣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看来昨晚的事情真不是天府干的,那么,到底是谁?李牧鱼心中疑惑更多,但此时暂时只能处理眼前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东江鱼的供应正式停止,明天我不会再送货给天府。”李牧鱼没有半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今晚的事情我可以道歉,但供货必须按照合同完成,否则我们保留起诉你的权利,千万不要怀疑天府食城的法务能力。”赵明警告。

    “你派人跟踪盯梢,这不但侵犯我的个人隐私,还涉及窃取商业机密,而且我都已经录音留证了的,你确定要跟我打官司?”李牧鱼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怀疑我们法务的能力。”赵明还是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李牧鱼不想打这官司,扯淡只会浪费他的宝贵时间,当即道“既然这样,我先报警,然后给上次报道我新闻的记者打一个电话,相信她会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明沉默,手机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打官司他不怕,但陷入舆论争议是是天府食城不允许的,名誉扫地。

    “其实打一场官司,对我来说也是有利的,天府食城这两个月积累的东江鱼口碑,大概能如数转移到我这来。天府食城没得吃呀,只能到李庄桥头钓场。”李牧鱼似乎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我为今晚的鲁莽行动郑重道歉,作为赔偿,剩余供货期的东江罗非供应价可以提高到20元一斤。”赵明服软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,即刻终止合作,否则你到派出所领人。”李牧鱼不给任何的谈判空间。

    即便昨晚的小贼不像是赵明的手笔,但今晚派人过来盯梢这事,也已经触犯了李牧鱼的底线。

    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东江鱼供应商,每天他都是从水族箱放出的,一旦被盯了一晚,他怎么解释?东江鱼凭空来的吗?人们肯定更好奇他的神秘!

    不仅天府食城的合作要中断,渔家的供应也不能再继续,李牧鱼突然有一种感觉,自己的秘密已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察觉。

    危机感袭上心头!

    如果昨晚的人不是天府派来的,这次麻烦有点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