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痕小说网 > 唐朝贵公子 > 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

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

    在这漫漫长夜的高空,风尤其的寒冽。

    上了飞球的人很快便开始后悔了。

    十数人冻得面上凝了冰霜。

    李承乾为了显得有一些仪式感,身上穿了甲胄,可这金属的甲胄,看上去唬人,却挡不住寒风。

    他不断的吸着鼻子,觉得浑身都快要冻得僵硬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藤筐里,有几条被褥,被褥很厚重,此前并非是准备来取暖的,而是考虑到飞球的降落技术可能比较差一些,降落完全靠降低到了一定高度之后,直接摔下去,用这被褥垫着,是为了缓冲的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亲卫取了一个厚重的被褥,上前要将李承乾裹住,口里道“殿下,天上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李承乾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脸,便道“将这些分发给大家取暖吧,孤里头还穿着一件皮衣,比你们身上的甲胄更耐寒一些。你们轮流裹着被褥吧。”

    一挥手,很大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格局。

    只是格局的代价有些大,他觉得自己的耳朵都给冻得已经不属于自己了。

    程处默扶着藤筐的边沿,看着自己上了天,两腿战战,他和已经经过事先演练的李承乾等人不一样,他是第一次上天,尤其是在夜空之中,四周漆黑,只有藤筐里有一些光亮,此刻……他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害怕?”李承乾轻蔑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程处默要哭不哭的样子,点点头道“某在想,在天上已经很可怕了,若是下降,落地的时候……岂不是要摔断腿呀?”

    “摔了就摔了。”李承乾胆子格外的大,鄙视的看了程处默一眼“你放心,摔断个手手脚脚,还有陈正泰和父皇呢,他会帮我们将腿脚接上,男儿大丈夫,当立不世功,要如我的父皇一般,觅贼千里,不诛不还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瞪大他的牛眼,突然一下子,仿佛连呼吸都没了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乾皱着眉头道“你这样做什么?”

    程处默就苦着脸道“殿下,你还不知道吧,那陈正泰亲口说,接骨的金属已经没啦,若是骨头摔碎了,便再也接不上啦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殿下不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孤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乾骤然间一脸郁闷,他本想和程处默争辩下去,可很快,他意识到……好像这没有意义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!

    只是,难道……还要再摔断一次腿?

    这一次可真要瘸的啦。

    很快,他调整了心态,不管啦,来都来了,孤来此,就是要让人看看,孤读的书,不是那些竖子无名之辈可以闲言碎语的。更要让父皇知道,他能千里决胜,孤一样可以,李泰……不行!

    负责瞭望的几个禁卫,在藤筐的各个方位,不断的巡视着飞球之下黑黝黝的地面。

    飞球的高度并不高,只是在漆黑的夜空中,几乎已经分不清下方的景物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是有目标的,他们要寻找的,乃是营火。

    李承乾寻出了舆图和司南,一面喃喃自语“当下的风速,如我师兄的大致估算,可一个时辰行四十里,我等距离那鸡鹿塞不过百里的距离,这样算来,两个多时辰即可到,我们向这个方向行三个时辰,若是寻不到贼踪,就只好想办法返回了,大家还可睡一会,让人替换着小憩片刻吧。“

    程处默就道“殿下不睡?”

    李承乾厉声喝道“堂堂大将军,你们十数人的性命都肩负在孤的身上,岂有睡的道理?”

    说着,再不理程处默。

    程处默觉得自己只是腿坏,但是这个家伙却是脑子坏了,还是自己爹教的好啊,行军打仗,不是谁冲杀在最前就最勇敢的,真正的老卒,往往不是最前头的人,平日吃饭,也要能吃多饱便吃多饱,但凡有空隙,一定要饱睡,啥叫行军打仗,就是吃得多,睡得足,遇事别激动,跟着人冲杀,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。

    他心里虽还有些怕,可想到父亲的教诲,也就裹着棉被,依靠着藤筐壁,昏昏欲睡,只是……脑海里,自己爹的样子总是挥之不去,他突然想自己爹了,自己的爹在不打断自己腿的情况之下,对自己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四个儿子里,爹是最喜爱我的,四岁的时候就教我喝酒,五岁教我骑马,到了八岁,便教我什么样的妇人好生养,呜呜呜……我的爹…我现在在此,一定教他伤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球在天上徐徐的飘荡,不知何时,突然有人惊道“营火,是营火。”

    突厥人的习惯,无论是牧人还是行军,夜间都会点起大量的营火,一方面,是在大漠之中,为了防止夜间有野狼袭击牲畜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取暖。

    李承乾一听到营火,顿时打起了精神,他立马将脑袋冒出了藤筐。

    已飞行了接近两个时辰,见着了营火,这就证明方位没有太大的偏离。

    这令李承乾一下子兴奋了起来,所有昏昏欲睡的人也都惊醒,他们感受到了危险的奇袭仿佛降临,而男人一旦遭遇危险时,自祖先遗传下来的生存本能,肾上腺素便分泌了出来。一时间,热血上涌,人的精神达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果然,只见地面上出现了一点点的亮光,那就是营火。

    飞球掠过这营火,李承乾激动地道“将所有人都叫醒来,这营火散乱,这定是突厥人游骑的营火,这就说明,他们的中军距此也不远了,想办法搜索。”

    飞球掠过大地,几乎所有人都在地面搜索着,过了两柱香之后,突然有人道“你看,那里有大片火光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极目瞭望,脸上泛起了兴奋的神采,只见那远处的营火更加密集了,连绵不绝的,宛如银河一般。

    他此刻竟出奇的冷静“不要急,朝那个方向去,调整高度,寻找合适的风向,向西南。”

    于是禁卫们开始手忙脚乱起来。

    飞球的高度调低了一些,这里风小,因而……得以让飞球漫无目的一般的徐徐而行。

    经过了无数零落的营火,李承乾小心翼翼的观测着,他对突厥人的习俗了如指掌,随即……在远处,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营火,都如众星捧月一般,围绕着一个中心。

    而那中心位置的外围,却又奇怪的有一处隔离带,犹如一个圆弧,恰恰在这圆弧四周,是没有火光的。

    这显然和突厥人的驻扎方式有关系,最尊贵的人被部族的牧人和战士们围绕着驻扎。

    可是为了保护这贵人的安全,又必须在禁卫的外围,设置一个隔离带,寻常的牧人和战士,是不允许靠近大帐的,能在大帐附近驻扎的帐篷,只有和贵人最亲近的子弟以及受到信任的近卫。

    李承乾便道“就在那里……快,调高度,东北方向。”

    飞球开始挪腾,几个操控的禁卫已是满头大汗,所有人的心,都跳到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程处默甚至激动得一拍自己的瘸腿,激动的道“那里准是汗帐,我爹当初就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乾瞪了他一眼,低声苛诉道“小声一些。”

    飞球开始靠近那营火最光亮之处,为了显示那大帐主人的尊贵,也为了让夜间巡逻的族人们清楚大帐主人不容侵犯的地位,所以往往这大帐前的营火烧的最旺,最鲜明,也最出众。

    而这……恰恰给李承乾等人了极大的便利。

    他们一次次的调整角度,不断的靠近那营火。

    再靠近一些,借助地面的火光,便隐约可见那大帐的附近有高墙。

    “果然,这就是鸡鹿塞了。”李承乾眯着眼道“赶紧的,快准备火药。”

    火药是现成的,足足一千四百斤的火药,这火药里外围还添置了两百斤的火油,据说还有许多生锈的铁屑,此刻就吊在藤筐之下,几根粗大的引线,则连接了藤筐。

    程处默连忙取出了火石,另一边的人……做好了解绑那巨大火药包的准备。

    在这星空下,这飞球就这么晃晃悠悠的,靠得那大帐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帐外围,似乎有巡视的近卫察觉到了异常,他们抬头,看着天上似乎有一个黑黝黝的东西,竟是遮蔽了月亮。

    他们很费解,这东西……似乎还在缓缓的激动,以至于……在这地面上,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遇到了令人费解的事,近卫首先就想到了巫师,于是忙命人将巫师叫醒。

    巫师很快就赶来了,他穿着巫服,手里拿着奇怪的法器,见了天上这奇怪的东西,观测了良久之后,随即激动得热泪盈眶,开始围着营火舞蹈,反反复复的念诵着“腾格里……腾格里……”

    这腾格里乃是长生天的意思,意思为天神保佑。

    终于,这样的举动,惊动了大帐。

    大帐里,颉利可汗已经被惊醒了,他一下子推开了与自己同在羊皮榻上的妇人,这妇人不知从哪里掳来的,浑身伤痕累累,被颉利可汗踹醒,发出了惊叫,颉利可汗大怒,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,而后骂骂咧咧的只披了一件皮裘,便出了大帐!

    而此时……颉利可汗可汗被眼前的一幕场景惊呆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是阴影,隐约能看到天上似飘荡着什么,黑乎乎的,却看不甚清,可是它却遮蔽了天上的月儿。

    巫师们手舞足蹈,手中将法器摇的发出各种响声,他听了巫师口里的祝祷之词,也不禁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腾格里保佑地上的可汗,祝他率十万牧民能够战胜一切外敌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颉利可汗不竟也不禁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数年了。

    从前的突厥部,在隋末混乱时是何等的威风,中原的那些豪强们,争相给突厥人送上大礼,突厥的骑兵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,随着中原新的王朝崛起,他们越发的表现出了傲慢和不恭,大漠的气候多变,牧民们生活何等的困苦,失去了中原王朝送来的大礼,日子越发的艰难。

    他决定狠狠的教训一下李世民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。

    尤其是唐军收复夏州,这更是颉利可汗所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带着大军来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腾格里发出了预示,他抬着头,看着天上那黑乎乎宛若天神一般的东西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身边的近卫,已随着跳大神的巫师一道拜倒在地,口里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那飞球渐渐的……开始停在了大帐的上空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激动万分的颉利可汗张开了双臂,他闭上了眼睛,头仰向天空,口里也开始念念有词,似乎此刻……他正接受着腾格里的祝福,幸运和勇气,都将降临在他的身上,他将带着无数的牧人,冲破关墙,掳走中原人的妇人和钱粮,杀死他们的男人,使他们永远都记得,和平乃是自己这地上可汗给予他们的恩赐,一旦恩赐不再,便杀戮他们,拿他们的鲜血来祭祀腾格里,拿他们的粮食来给牧人们果腹,令他们的妇人来伺候这大漠中最勇敢的战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……下头的人好像没有躲,看来……他们不怕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低头看着那最光亮的营火附近一个个黑乎乎的小点,那显然都是人,人们开始在飞球的正下方争相聚集,于是……

    程处默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这是看不起我们?殿下……这是瞧不起你!”

    李承乾冷着脸,却是觉得自己的心已跳到了嗓子眼里,他随即道“引火。”

    “引火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毫不犹豫的将燃起了明火的火折子,点燃了通往巨型炸药包的三根引线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引线不太牢靠,为了保障绝对的安全,所以选择了多根引线的引火方式。

    瞬间,这浸了火油的引线开始噼里啪啦的冒出了火光。

    迅速的开始朝着炸药包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投掷!”

    “投掷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快投啊,火都引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禁卫,又一番手忙脚乱的开始解开吊在藤筐下炸药包的绳索。

    大家有点急,好像……绑的有点紧啊!

    李承乾急了,还真是百密一疏啊,他倒是当机立断,迅速的取下了腰间的短刃,飞快的斩断了绳索。

    一下子,一千五百多斤的火药大礼包便垂直朝下跌落。

    那三根引火的火绳,依旧发着火光。

    而飞球突然失去了一千多斤的重力,在空中一个起伏,随即直接升上了天空。藤筐里的人因为这突然的升降,顿时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而下面欢天喜地的人们……

    自天上……似有东西落下来啊!

    甚至那东西……隐隐之间还冒着火光。

    聚集在大帐中的人,依旧还在舞蹈,在放声称颂,在跪拜……

    颉利可汗此刻,却不禁带着几分狐疑了。

    天上降下来的是什么?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个念头显然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对于任何他所不理解的事物,他还想再去问问巫师。

    可一切来得实在太快了,他眼看着那天上的东西开始升高,又看着有东西在急剧的垂落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他只好继续张着臂膀,一脸虔诚的模样,心里默默的祝祷。

    巫师跳得更加疯狂了,他仿佛在此刻,被天神附体一般,他开始将眼睛翻白,然后竟是神奇的吐出了白沫,而后……他的声音也变了,仿佛已被什么不可预测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,于是……他用一种神秘和不容侵犯的声音发出了类似歌谣一般的话“尊贵的地上可汗,来自阿史那尊贵血统的勇士,即将带领我们获得无数的财富,战士将获得最丰厚的奖赏,怯弱者将死于刀剑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伟大的可汗犹如草原中的健马,马蹄将踏破一千里,没有人可以阻挡。”

    许多近卫们……此刻热泪盈眶,他们仿佛得到了上天的启示一般,突然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斥了巨大的力量,胸膛里有一股火焰在燃烧,人们争先道“腾格里……腾格里……腾格里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这无数腾格里的欢呼声中,天上的东西终于掉落下来,其中一根引线,已经燃烧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霎那之间……这昏暗的地面上,猛的发出了刺眼夺目的白光。

    整个夜空,在瞬间里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巫师们口里还念诵“腾格……”

    念到了这里……一声巨大的轰鸣,瞬间的掩盖了所有的声响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颉利可汗在这一瞬间,被那白光刺了眼睛,还未等他有下一步的动作,耳畔便是声震如雷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……一团火焰自那物体为起始点,开始膨胀,这一切……不过瞬息之间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在这巨响之后……

    喧闹的夜色,仿佛一下子安静了。

    无数的铁屑……横飞出来。

    溅射出来的火油已开始燃烧,而后如火雨一般,开始在夜空之下弥漫开。

    靠着物体最近的巫师,瞬间就被撕了个粉碎,巨大的冲击,让他那单薄的身体,瞬间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上了天……只是……飞上去的……并不是他完整的身躯,而是半截的躯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求订阅,正在疯狂码第三章,很快会送到。